關於部落格
到後來才發現我們真沒什麼好說的,我說了,你不聽,與我無關;我說了,你聽了,也與我無關,那我有什麼好說的?
  • 22697

    累積人氣

  • 2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自創】可惡老子是直的啊!

 ******

 

瞪著高掛的豔陽,周逸天忍不住開始在心裡詛咒后羿的十八代祖宗。

 

他XX的,要耍帥射太陽幹嘛不把全部的都射下來,留個一顆半是怎麼樣?做事情是可以這麼半途而廢的嗎?你爸是沒有教過你,如果做事半途而廢以後是會陽痿的嗎?難怪你老婆寧可去月宮跟一隻兔子,也不要和你這個早洩男在一起……

 

儘管他現在在心裡不斷的用髒話問候后羿他老人家,臉上還是得掛著彬彬有理的狗腿笑容,因為,現在站在他身旁的,是他好說歹說才肯陪他下來找工作的,從國小同班結識到現在即將要升大一的孽緣之一,名諱丁儀誠的丁老人家。

 

而現在丁老人家,正在喝花他的錢買的水,吃花他的錢買的冰,眼睛還看著路邊一件款式還算是不錯的衣服,感覺起來似乎要再從他已經掉不出幾顆渣,薄到不能再薄的可愛小錢包裡頭,再挖出他光聽到都會肉痛的價錢來買下那件沒幾塊料的布。

 

偷偷的瞄了一眼錢包中剩下的餘額,他連一張疑似紙片都沒看到,只聽到陪伴著他度過一年,肚子卻從來沒有撐起來的可憐小錢包不停唱著,「響叮噹,響叮噹」,當下,他果斷的下了決定。

 

「嗯,那個,儀誠啊……」

 

「嗯?」

 

「我們是不是應該……快一點先去,幫我應徵一下工作啊?」

 

「嗯……可是我還有點熱耶?」

 

「我幫你搧風!」

 

「可是我還有點渴耶?」

 

「我幫你點火……不是,我幫你買飲料!」

 

「嗯,去吧!」

 

「……」

 

在屈辱的再次走向飲料店,買下了不知道是第幾杯的飲料之後,周逸天忍不住開始怨恨起自己的嬌生慣養。沒辦法,雖然說之前也有找過工作,但那都是原本就已經認識的老闆,剛好在缺人所以就去了,算算這還是第一次,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中,從茫茫店面中搜索出有缺人的地方,然後毛遂自薦的去。而這麼厚臉皮……不是,是這麼需要勇氣的事情當然需要號稱千穿萬穿,臉皮不穿的丁儀誠丁老人家出手相助囉!

 

只是他怎麼猜也沒有猜到,平常被他嗆得無法還手的丁老人家,沒辦法,他甚麼都好,就是嘴巴比人家髒了一點,賤了一點,無遮攔了一點,竟然會利用這個機會,趁機敲詐他可憐的錢包,導致它在這短短幾小時內快速的又瘦了一圈,他忍不住在心裡吶喊著他曾經一度得到,卻瞬間又失去的國寶梅花鹿,要它再等等他,他一定會再去找它的。

 

好不容易等丁老人家覺得玩他玩到覺得爽夠了之後,周逸天終於可以開始進行他今天打算辦的正事,找打工了!

 

「好啦,你打算找怎樣的工作?」

 

「最好是離學校近的,這樣比較方……」

 

「那好,我們就在附近四處逛逛,看到哪裡有缺人就去哪吧!」

 

周逸天原本以為丁儀誠會給他一個比較好的建議,例如說哪種打工好,哪種打工輕鬆,沒想到他竟然說了一個幾近於亂槍打鳥的提議,這讓周逸天臉上不由得掛下了三條線。

 

「呃……那個,儀誠啊,你確定要這樣嗎?」

 

「啊不然勒?你就要找附近,我們就在附近逛逛啊?」

 

天殺的,我知道這附近的夜市很有名,但你也不要表現的一副你今天就是要來逛夜市的行不行啊?而且我沒看錯的話,你那個要我結帳的陰險嘴臉是怎麼回事啊?好歹給點誠意幫我找一下吧?

 

「嗯……呃……喔。」

 

天那,我竟然屈服了!算了,古人有韓信的胯下之辱,今人有我周逸光的打工之辱,丁儀誠你給我等著,找到打工之後,我如果沒把你嗆到你媽都不認得你我就不姓周!

 

於是,他和丁儀誠兩人就開始在廣大的文山區開始遊蕩。

 

 

才晃到第二個小時,周逸天就已經覺得自己快崩潰了。明明他身上只穿著一件清涼的棕色無領短袖,但他的汗已經濕了乾乾了又濕濕了再乾乾了再濕,但反觀他身旁的人,明明穿了件光看就熱的衣服,卻依舊神采奕奕的在路上晃,甚至連汗也只出了那麼一滴滴,這讓他不禁怨嘆,這世上果真有太多不公平的事。

 

好不容易,在最靠近學校的地方,有一間兩層樓的,名叫「宇井日式料理」的店正在徵人,他毫不猶豫的拖著丁儀誠走了進去。

 

一進門,迎面而來的冷氣讓他精神一擻。壽司吧裡的小妹大聲的喊著歡迎光臨,親切的對他們微笑,讓周逸天不由得好感度升了幾分。他偷偷的用手頂著丁儀誠,想叫他幫忙問徵人的事情,沒想到丁儀誠倒是意外的爽快,馬上就走了過去。

 

「嘿,妹妹,這裡有沒有不用花錢就可以有的服務啊?」

 

周逸天的頭上爆起了兩條青筋,他走過去抓住丁儀誠的衣領,往後一甩。無視於丁儀誠的哀嚎,快速的和壽司吧妹妹說明了他的來意和打算應徵的事情,隨即就被領進二樓找老闆面試。

 

被錄取的過程倒是出乎意料的輕鬆隨意,僅僅是簡單填個資料,就被通知星期六來上班了,這讓周逸天有些不適應,他還以為多少會被刁難一下,或者是至少面試上五分鐘,但都沒有,一切都在三分鐘之內處理完畢,快的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下樓的時候,周逸天就看到丁儀誠已經涼涼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他了,見到他下來,丁儀誠還抓了最後幾秒鐘再度丟給小妹一個笑容,隨即就被周逸天像打包垃圾一樣扔出店外。

 

「如何啊?」

 

到了店外,丁儀誠一面戀戀不捨的望著店裡的小妹,一面隨口問著周逸天。

 

「嗯,上了。」

 

這一天他終於看到中國大陸變臉密技的傳人了。因為就在他回答丁儀誠的話的瞬間,他看到了一張臉由紅轉白,再由白轉青,臉上的情緒也由得意轉為震驚,再從震驚轉為恐懼和狗腿。

 

「呃……哈哈哈,恭喜啊,我請你吃晚餐吧?」

 

知道怕了嗎?來不及了!(這句請用台語)

 

「好啊,這附近似乎有Fridays吧?也不用多,來個四道,點心再去鼎泰豐替我買籠小籠包吧?」

 

看著丁儀誠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他只有一個感想。

 

 

哈,太爽了。

 

*****************

 

到了星期六當天早上,周逸天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到了店門口,由於早到了三十分鐘的關係,他便先在店對面的圖書館打發時間。

 

一進到圖書館,他頓時覺得有一陣涼意朝他襲來。沒辦法,剛剛在外頭待太久了,他已經汗流浹背,甚至流到內褲裡了,所以現在一進到冷氣開的強的地方,就覺得屁股涼涼的。

 

大清早的圖書館,不知道為什麼幾乎滿座。

 

大概是台北市的人比較省錢吧!不然好端端的休假日,幹嘛不在家裡打魔獸上MSN虧妹啊,還特地跑出來吹圖書館免錢的冷氣,雖然現在因為阿爾弗雷德(:America)的關係,全世界經濟大恐慌,但沒想到連白目死大學生都有受到影響啊?

 

一邊想著一些事不關己的事情,周逸天隨便找了一張沒人坐的桌子,就美孜孜的打算趴下來補眠,沒想到,才趴下來沒多久,就有一個聲音吵醒了他。

 

「喂!這位先生,如果你要睡覺,請你回家睡,圖書館是念書的地方。」

 

他媽的,老子從高中陪女人去圖書館念書有哪一次不是在睡覺的?有哪一次有人這麼雞婆的來叫我起床?你他媽的現在在這邊機機歪歪個三小?

 

懷抱著睡沒幾分鐘,還有前一個晚上陪愛情文藝動作片痛哭流涕了好幾次,現在身體很虛的怨氣,周逸天一個站起身,準備好好的跟叫他起床的,聽起來聲音就是個男的的死老百姓,好好的用身體「溝通」一下。(這裡可不要想歪啊,他是想用拳頭溝通)

 

站起來的瞬間,兩人雙眼對上。

 

一時間天雷勾動地火……個鬼。

 

周逸天生眼睛以來第一次看到長的這麼正的妹。腰是腰,腿是腿,胸部現在他雙手插胸所以看不太出來,但臉還正的跟台灣第一名模有得拼,所以就算他的聲音粗到像個男生也無所謂了啦,反正女人嘛,只要夠正,帶出去大爺有面子,其他什麼缺點倒是其次了啦。

 

打好要虧妹的決心,周逸天正打算拿出自己最紳士,最英俊,最帥氣,最(以下形容詞省)的一面,來奪得正妹的芳心,那個周逸天認為的正妹卻突然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小小的驚呼一聲來不及了便衝出了圖書館,害得周逸天原本要伸出去搭在他肩上的手只能尷尬的滯留在半空中,本來想立刻放下卻發現因為他們剛剛製造出來的騷動,整個圖書館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只能將手拐了個彎故作帥氣的撥撥自己已經有點長的頭髮,其實很想用跑的但仍舊故作姿態的緩步踱出了圖書館。

 

步出圖書館,周逸天立刻發現自己設下的手機鬧鐘開始滴溜溜的響,他將鬧鐘設在九點五十分,為了怕自己在圖書館裡睡過頭錯過打工的時段。

 

沒辦法了,雖然很想趴妹妹,但是現在還是錢比較重要。

 

抱著稍稍有點遺憾的心態,周逸天穿過了馬路,回到了店門口等待時間的到來。

 

眼看手表上的時針漸漸往數字十的方向滑去,周逸天的心也隨之水漲船高,但,眼看都要九點五十八分了,店裡的鐵捲門卻連動也沒有動一下。他不禁覺得奇怪,照理來說約他十點來開工,那應該要至少提早個五分鐘他才能進去啊,不然難不成是他記錯時段了 

 

看了一下手機,周逸天隨即推翻了自己的論點,因為他來面試的當天他馬上就將這個行程記到了他的行事曆裡,所以應該是不可能會有錯的。

 

所以……難不成老闆出車禍了  ?還是因為詐胡線(無誤)又當機被堵在捷運 ?還是因為大家都知道的台灣建商有夠黑心到處偷工減料,所以路上出了事情 

 

正當周逸天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的身邊突然慢慢的出現了一個身影。

 

告非,這裡是啥時出現了一個人我怎麼都不知道 

 

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周逸天被突然出現在身邊的人嚇了好大一跳,正當他想罵人的時候卻發現,原來出現在他身旁的,是一個臉上略帶著憂鬱表情的女生,雖然不是非常漂亮,感覺起來卻是可以很耐看的型。

 

算了。周逸天心想,就算他再怎麼沒品他也不會去罵女生的啦,尤其是漂亮的女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