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到後來才發現我們真沒什麼好說的,我說了,你不聽,與我無關;我說了,你聽了,也與我無關,那我有什麼好說的?
  • 23705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ccess~帝亞(2)

咦?這少年怎麼和之前火車上遇到的那位長的一模一樣…難不成… 「你是…耍老千少年A?」帝奇驚訝的看著少年,不會真這麼巧吧? 「啊?A?」少年聽到耍老千這三個字,明顯露出了"不會是仇家吧"的奇特神情,但很快又被最後的A給吸走注意力。 當然不會和他說A是正太中的極品的代號啊…帝奇心想,得轉移他的思考焦點才行。 「啊!對了,你認不出現在的我吧!」帝奇笑著對少年說。 拜託,現在這個樣子和少年他之前看到的工人大叔裝,外表看起來至少差了10歲有吧!果然有打扮過後,即使老了一點點,也能靠這副帥樣,釣上不少正太吧! 帝奇自以為帥的在心中暗誇著自己。 不過之前好像有聽他旁邊的橘毛兔在亞連亞連的叫的…該不會亞連‧沃克就是他吧? 「那個阿…莫非你就是亞連‧沃克?」 帝奇驚訝的看著少年,卻在下一個瞬間被狠狠的打的出去。 「開什麼玩笑…你對斯曼做了什麼…?」少年全身顫抖,用著憤怒至極的聲音問帝奇:「是你殺了他嗎?」 帝奇愣愣的看著少年,他不明白,為什麼少年會如此憤怒,雖然說自己是殺了斯曼沒錯,但就剛剛的觀察來看,少年在今天之前應與斯曼是毫不相識的人啊! 「回答我!」少年大吼著。 為什麼?帝奇心想,為什麼少年會花費所有的精力,去救一個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呢?甚至還為了那人,將自己的INNOCENCE,使用到接近全毀的地步……明明素未謀面,明明互不相干,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少年如此的執著?帝奇的心中泛起了一抹莫名的怒意… 「他是敵人嘛…自然就要救他囉!」帝奇的臉上掛上了微笑,接著坐到了少年的身旁。 「哎」帝奇點起了菸。「既然你看到了我的能力,也不能放你走,我就告訴你吧!少年,你聽好。」 帝奇讓蒂絲飛到了他的指尖「這個傢伙是『蒂絲』,是千年公公製作的食人魔偶,至於蝴蝶形狀是那個人的嗜好啦。他們吃人越多,繁殖的數量也會越多,不過這是他們的能力,並不是我的喔。」 帝奇深吸了一口香菸,接著緩緩的吐出,讓白茫的煙霧散在兩人之中,透過煙看見的少年,有些迷離有些夢幻,那種紗似的感覺,讓兩人之間詭譎的氣氛,更增添了幾許。 「蒂絲只是一種道具,我的能力是…」帝奇舉起了右手:「這個。」手在剎那間穿透了少年的身體,快的連血都來不及噴出。 「不要緊…不會痛的。除了我『想碰』的東西之外,我可以通過任何物質。」穿過少年身體的手,彷彿漂浮在空氣般,不受任何阻礙。 沒有恐懼,沒有害怕,沒有痛楚。 「所以呢,如果我現在一面把手縮回來,一面想著我要觸碰你的心臟…即使不用刀子劃破身體,我也可以把你溫熱的心臟拿出來。」 心跳聲大的宛若雷鳴…但,那是誰的心跳聲? 「心臟被活生生地偷走,會是什麼感覺呢?」手指觸到了一個溫熱的,鮮活的脈動,帝奇輕輕的將它握緊。 「你的同伴都是這樣死的。」 「你…也想死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