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之軌

關於部落格
到後來才發現我們真沒什麼好說的,我說了,你不聽,與我無關;我說了,你聽了,也與我無關,那我有什麼好說的?
  • 135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今日題目】【神話】北風、太陽、吾為神、汝為人


   在一場會戰完結之後的休息室裡。
 
  「風暴女神!汝已經霸佔下路SUP的位置很多場了!」
 
  風暴女神-珍娜悠哉的用微風梳理著自己的髮型,瞟了旁邊的人一眼,用鼻子哼笑了一聲,接著不屑的應道:「要是不開心你大可以自己跟召喚師說啊。」
 
  那個用憤憤不平的眼光看著珍娜的正是曙光女神-雷歐娜,只見她舉著長劍跟盾牌,臉上是矜持的怒意,要不是還有一點理智,她大約就給珍娜來一記拂曉盾擊了。
 
    「汝又不是不知道,吾怎麼可能跟召喚師低頭!吾為神,彼為凡人,吾怎可以像凡人低頭!」
 
  「那就沒辦法囉,誰叫召喚師最近搭配的對象AD都是法洛士、艾希,再不然AD要是配圖奇或凱特琳,召喚師也會拿出露璐。誰叫你只有在配好運姊跟烏爾加特的時候勝率才比較高。現在漂亮的腳色這麼多,誰要用烏爾加特啊哼哼。」轉過頭去,珍娜繼續細細的護理自己的秀髮。
 
  雷歐娜簡直要氣炸了,想當初上一個季節,只要遇到庫奇,她就確定自己可以出場,但這一個季節,她幾乎連庫奇的影子都沒看見了,何況是人。
 
  而另一個搭檔好運姊,最近勝率也下滑許多,她們的召喚師是相當迷信高端與勝率的人,只要勝率低的腳色,幾乎都不拿出來用,也會阻止雙排的AD使用,這讓她出場率更低的可怕。
 
  她再怎麼細心呵護的盾牌與劍,要是沒有辦法在召喚峽谷殺敵,那就一點用都沒有了。
 
  最近連同屬拉德爾族的潘森都不敢找她講話了。因為只要潘森提到有關峽谷的話題,她就沒辦法阻止自己舉起劍,往潘森的臉上揮去。
 
  看到雷歐娜這麼垂頭喪氣,珍娜有點於心不忍,於是她提出一個鬼點子。
 
  「你有聽過北風與太陽的故事嗎?」
 
  「吾當然有聽過。」
 
  「那好,我們剛好一個風一個太陽,我們等下去AD的休息室裡隨便挑一個人,只要我們誰先讓他脫下衣服就算贏,輸的人要代替贏的人去拜託召喚師讓另一個人上場。」
 
  雷歐娜覺得滿有道理,反正自己有三個暈技可以使用,要脫掉別人的衣服大約也沒那麼難,於是就點點頭答應珍娜的提議。
 
  於是她們走到隔壁AD的休息室門外。
 
  從外面偷偷往裡望,看到裡面剛好只有幾個人在:達瑞文、崔斯塔娜、杰西、伊澤瑞爾。
 
  珍娜指著達瑞文,「就他如何。」
 
  「吾不喜歡他的長相」雷歐娜搖搖頭,要是不是比脫衣服是比把人切成碎塊,她絕對選他。
 
  「那她勒?」崔斯塔娜。
 
  「吾不想對尚年幼的孩子作出這種舉動。」搖搖頭,她是相當愛護兒童的人,不然當初也不會拒絕晨曦祭典了。
 
  「......」杰西。
 
    「總覺得脫下彼的衣服之後,會發生奇怪的事情。」
 
    「沒得選了。」
 
    「嗯。」
 
    於是她們偷偷埋伏在休息室外頭,一連三個人離開之後,伊澤瑞爾剛好最後出來。
 
  「你先吧,我計時。」珍娜說,手裡掏出了個剛從極靈身上摸來的沙漏。
 
  等伊澤一轉過轉角,雷歐娜手一揮,珍娜就開始計時。
 
  「太陽聖劍!」雷歐娜手上的劍發出了金色劍氣,劍氣朝著伊澤瑞爾直衝而去,就在快要碰到,雷歐娜已經開始準備下一個招式時,伊澤瑞爾突然一個扭腰,閃過了劍氣。
 
  「日輪聖芒!」雷歐娜不訝異於這一次的失敗,她馬上對著伊澤瑞爾的腳下放出了有太陽能亮的光炮,要是順利的話,就可以把他定在原地1.5秒了。
 
  「奧術躍遷!」伊澤瑞爾雖然馬上使出短距離順移,但仍是被日輪聖芒的邊邊給擦到,移動速度緩慢了下來。
 
    而這正在雷歐娜的計畫之中。
 
  「拂曉盾擊。」招數放出瞬間,雷歐娜已經來到被緩速的伊澤瑞爾的身前,眼看盾就要敲到伊澤身上。
 
  「閃現。」「鬼步。」伊澤瑞爾同時使用了兩招召喚師技能。
 
  「什麼?汝為何是攜帶如此技能!」
 
  本來就雷歐娜的計畫,就算伊澤閃過了所有招式,在奧術躍遷的冷卻時間結束前,她還是有把握靠著「閃現」和高了10的基礎跑速,確確實實的把拂曉盾擊敲到伊澤身上,但是伊澤卻是帶著鬼步,而不是她以為的光盾!
 
  「啊就召喚師帶錯啊。我哪有辦法。」伊澤開啟了鬼步,正準備高速離開這個不知道為啥要襲擊她的女人時,另一個甜美的聲音叫了他名字。
 
  「伊澤!」珍娜風姿綽約的從轉角後面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身上的衣服隨風飛啊飛的,感覺風在吹得高一點就可以看到些什麼。還不只這樣,她還擺出了一個性感撩人的姿勢,像是下一刻就要把衣服脫掉一般。
 
  身為男性的本能,伊澤停了下來。
 
  「颶風呼嘯(集氣中)」「復甦季風!」「和風守護!」「颶風呼嘯(放出)」珍娜的一連串接技,先是讓伊澤被復甦季風給吹到牆上暈了一秒,再被和風守護給緩了跑速,最後被集完氣的颶風呼嘯給吹得高高飛上天空,落地時身上已經一絲不掛了。
 
  「汝,汝作弊!汝身為一個女人,怎,怎可用女,女人的胴體去做那種事情!」雷歐娜滿面通紅對著珍娜說著。
 
  珍娜抓著手上的衣服,懶懶地回雷歐娜,「又不是在召喚峽谷,你也可以跟我做一樣的事情啊。」她看了一眼雷歐娜,「不過你光要脫鎧甲大概就要花上半天了吧哈哈。」
 
  伸了個懶腰,差不多又是召喚師要召喚她們的時間了。「別忘了我們的打賭啊。記得要去跟召喚師說要讓我出場囉,謝謝你的誠讓啦,曙光女神。」珍娜悠哉的飄走。
 
  「汝別走!」雷歐娜追了上去。
 
  「等等你們忘了我啊!把我的衣服還來啊!」可憐的伊澤瑞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