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之軌

關於部落格
到後來才發現我們真沒什麼好說的,我說了,你不聽,與我無關;我說了,你聽了,也與我無關,那我有什麼好說的?
  • 14389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軍事】聖誕樹

 *****
 
  「無論是狂風或大雪,還是太陽對我們微笑;此日白晝炎炎,夜晚寒冷如冰。風中灰塵撲面,但我們以此為樂,以此為樂,我們的戰車轟鳴向前,穿越滾滾黃沙...」
 
  躲在掩體背後,隨著敵人的槍聲連綿不絕,路德維克突然聽到背後傳來細微的哼唱聲。
 
  他回頭,是卡須。第六軍團當中最菜的士兵,也是他隊伍當中的醫護兵。他跪坐在掩體的另一端,正用手掌緊緊壓住哈利曼的側腹,那裏正汨汨的滲出血來,即使壓住傷口,血還是不斷從卡須的指縫湧出。
 
  卡須似乎是在轉移哈利曼的注意力,他唱著歌,細小的聲音像是少女一樣。
 
  逮到敵方槍聲稍弱的空檔,路德維克從掩體中探出身體,快速的朝著對方槍聲的來源各開了幾槍,沒有特意瞄準。在這種火力交織的狀況下瞄準只是夢想。
 
  矮下身子回到掩體當中,頭上方的牆沿還被敵方的射擊崩碎了幾塊,土石灑到他的身上,他隨意一抹,「卡須,報告傷亡狀況。」
 
  「報告長官,哈利曼腹部中彈、賽勒門德小腿中彈,泰亞......身亡。另外我們已經沒有繃帶跟藥品了。」卡須的聲音有點哽咽。
 
  泰亞躺在哈利曼的身旁,如果忽略額頭中央大大的傷口,表情就只是像睡著一樣安詳。
 
  「西迪蘭斯,協助卡須處理傷口跟屍體。」
 
  聽到路德維克的命令,西迪蘭斯從窗口位置退下,菲勒蒙得接過了他的武器跟位置,繼續朝敵人方向開火。
 
  「卡須看著。」說完,西迪蘭斯蹲在哈利曼的身旁,用小刀將哈利曼傷口附近的布料全部割除,並將步槍的火藥從子彈當中取出大致均勻的倒到傷口上。
 
  「伊歐,火。」西迪蘭斯喊著,一個閃著銀光的物體被伊歐罕扔了過來,是一個精緻的打火機,西迪蘭斯一接到就直接點火將火靠上傷口。
 
  一股焦味傳出,高熱讓哈利曼的傷口快速收口消毒,也讓他的意識從朦朧當中清醒。
 
  「X,誰烤我的肉,再餓也不要吃戰友好嗎?」哈利曼一醒來就在說胡話。
 
  「誰要吃你的肉,要也是卡須的比較好吃,少躺在那邊裝死人了快把你的子彈上膛,我們人已經夠少了。」希格斯蒙得遠遠的吐槽,他處在掩體的缺口處,承受最多子彈的壓力,但嘴巴還是相當毒。
 
  把哈利曼後背的傷口也燒了一下後,西迪蘭斯將他搬到窗口附近可以有掩護可以開槍的位置,將打火機跟子彈數發都交給卡須,接著拖著泰亞的屍體到掩體的另一邊。賽勒門德一拐一拐的走過來讓卡須處理傷口。沒兩下功夫西迪蘭斯就又走回原先的位置,菲勒蒙得則回到牆角繼續睡眠。
 
  路德維克他們挑的掩體是一間被炸崩一塊的房子,天花板早就沒有了,但是面對敵人的方向牆壁大致完好,相當有利他們防守。而房子崩掉的那一邊就是他們處理生理需求的地方,而現在又多增加了一個功能:掩埋戰友。
 
  「報告長官,就這樣把泰亞埋起來嗎?不能把他帶回基地把身......遺體寄給他的家人嗎?」
 
  「這是戰爭。」路德維克連頭也沒回就直接回答,這種問題只有卡須這個新兵才會問。有些慶幸的是現在是冬天,看這天氣也差不多要降雪了,下雪的話屍體會被冰封起來不會腐爛,要是屍體腐爛的話,味道跟蟲子都會影響到士兵的心情跟狀態。
 
  和蘇聯打巷戰不是他們的強項,而且他們並不熟地形,因此目前所有部隊都是採用躲在掩體中火力掃射並更換掩體緩步前進的方式。但是這幾天的補給越來越少,無線電中要求部隊進攻的次數也快速降低,路德維克隱約感覺部隊的戰略似乎從奪下史達林格勒變成原地駐守。
 
  這不是個好現象,因為這表示部隊的原先戰略方向已經錯誤,而付出代價的就是它們這些第一線的士兵們。
 
  路德維克對於自己的推測的結果感到恐怖,原地駐守的戰術通常是在守方才會使用,這表示原本屬於進攻方的德軍或許已經成為被圍困的對象。
 
  「報告長官,東面火力減弱,是否前進?」賽勒門德觀察敵方火線後詢問。
 
  「觀察友軍部隊行動,並更換火力壓制為點射。」未證實之前一切不過是推測,路德維克心想,說不定只是在等友軍會合並聯合進攻。
 
  路德維克環繞一圈,除了藥品,彈藥與食物也幾乎沒有了,他們在這個掩體已經駐守多天,上一次補充的物資已經用掉三分之二。他看著幾個士兵,試圖想找出兩個傷勢最不嚴重的。
 
  「伊歐罕、西迪蘭斯,補給。」
 
  「「是,長官。」」「等等長官!」
 
  路德維克看向卡須,他阻止了他的命令。
 
  「報告長官,我希望負責補給!」卡須聲音顫抖著,對他來說這樣已經算是違抗長官的命令,需要提起很大的勇氣,而路德維克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的想法。少了一個泰亞對他們小隊來說影響很大,每個人負責的工作和危險也會增加,不管卡須接替泰亞的工作是因為感情或是其他,他都很樂意看到。而且卡須被保護得很好,身上幾乎沒有傷口。
 
  「同意。伊歐罕、卡須,負責補給。」
 
  「對時,兩點五十。預估路程時間,一小時二十分鐘,預計回歸時間,四點十分。」路德維克看著手錶,他多預留了二十分鐘給卡須,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向伊歐罕一樣揹著重物還健步如飛。
 
  卡須拿起無線電:「步兵營第37小隊編號10547、10562要求前往營地補給。」「......同意。」
 
  賽勒門德從窗口傾洩出大量的子彈進行火力掩護,抓住空檔,兩人從房子後方崩塌處跑出。
 
  「引擎聲似雷鳴,迅如閃電,面朝敵人,與裝甲同在。與同伴並肩,就此孤軍作戰,對,我們孤軍作戰,我們就此深入敵陣,打亂敵人陣勢。」靠在窗口的另一旁,協助掩護的哈利曼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樣,把剛剛卡須唱的歌繼續接了下去。
 
*****  
 
  四點五分。
 
  「報告長官,發現伊歐罕與卡須。另外友軍還是沒有動作。」菲勒蒙得回報。
 
  「繼續觀察,掩護他們。」
 
  聽到補給回來,休息中的賽勒門德跟哈利曼也坐了起來。
 
  但回來的兩人卻帶來了不太好的消息。
 
  「報告長官,補給不足。三天分補給當中,彈藥只拿到需求的三分之一、食物只有六人份、藥品類也只有原先的一半。」伊歐罕冷靜地說。
 
  「還有其他指令嗎?」
 
  「報告長官,原地駐守。」
 
  路德維克深深地皺起眉頭,事情似乎往他猜的方向去了。但低級士官是沒有選擇權的,只能服從指令。目光一轉,他看到卡須手裡似乎抓著什麼。
 
  「卡須,你手裡那是什麼?」
 
  「報,報告長官,是小顆的杉樹。」
 
  「來源?用途?」
 
  「路邊拔的......過聖誕節用的。」卡須臉色通紅,低下頭去不敢直視路德維克的眼睛。
 
  聽到卡須的話所有人臉色一變,像是在忍耐一樣,最後還是哈利曼最先忍不住笑出聲來,還拉扯到傷口,痛得他厮牙裂嘴的。歡樂的氣氛感染到所有人,連路德維克的嘴角都微微上揚。
 
  「好我來幫你種他!」哈利曼正想爬起來,就被希格斯蒙德一腳踹了回去。
 
  「擋路耶受傷的躺著死一邊,我來種。」 
 
  眼尖的菲勒蒙得從後半邊塌掉的屋子當中挖出一個破一半的盆子,希格斯蒙得冒著彈雨捧了一堆土進來,勉強把小杉樹弄得有點盆栽樣子。
 
  西迪蘭斯向外頭開了幾槍,回頭看了小杉樹一眼,思考後從口袋拿出黑十字徽章和一串項鍊,那是泰亞的遺物。他走過去將徽章掛在樹的最頂端,項鍊纏繞在小樹身上。而伊歐罕把剛剛拿回來的物資補給都堆在樹下,瞬間這個破舊的房子一隅有了聖誕節的氣氛。
 
  「卡須你怎麼會突然弄顆樹來呀,想家了?」賽勒門德叼著菸一拐一拐的路過正在幫哈利曼用新藥重新包紮傷口的卡須,拒絕了卡須要幫他重新包紮的要求,順手揉揉他的頭髮,把菲勒蒙得替下來休息。
 
  「當然會想家......是泰亞說過他妹妹最喜歡過聖誕節的,這幾天都在講聖誕節的事情,剛好看到就拔回來了。」卡須傻笑了一下。
 
  「哪裡剛好,原來你東張西望就是在找樹。揹著物資還特意繞過去頂著槍口拔樹,被打死都不意外。」伊歐罕冷冷地說。
 
  話雖然這麼說,路德維克猜測,卡須要拔樹時伊歐罕一定二話不說就幫忙了。畢竟除了卡須之外跟泰亞關係最好的就是伊歐罕了。
 
  槍聲不斷,敵軍的炮火似乎更加猛烈了起來,細細的雪花也從空中開始慢慢落了下來,不知道是誰邊開槍邊開始唱歌。
 
  「假若落在敵戰壕中,碰上這倒楣日子;假若我們無法撤退,無法回到祖國懷抱;假若炮火擊跨我們,命運在天上召喚著。對,命運在天上召喚著,那至少我們忠實的坦克,會給我們一個金屬的棺材!」
 
  卡須走到小樹旁,打開項鍊上的吊飾,裏頭是泰亞跟妹妹的合照。
 
  「泰亞,白色聖誕節快樂。」
 
end
 
 
*****
 
 
故事背景是在史達林格勒戰役中被包圍的軸心國軍隊當中其中一個德國小隊。
雖然說有點認真考據還是有點寫得不像樣XD
 
有興趣的可以查冬季風暴作戰。
 
人物不負責任短介紹:
路德維克(長官、心思細)、西迪蘭斯(話少四個字、傳令兵、照顧人、曾醫護兵)、伊歐罕(腳快、抽菸、帥、偵查兵)、希格斯蒙德(嘴人、機槍手)、哈利曼(垃圾話、大叔、副機槍手、抽菸)、泰亞(速度快、通訊兵)、卡須(弱、通訊、醫護、天真)、賽勒門德(偵查兵、窗口、火力掩護、菸)、菲勒蒙得(通訊、槍法準、偵查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