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之軌

關於部落格
到後來才發現我們真沒什麼好說的,我說了,你不聽,與我無關;我說了,你聽了,也與我無關,那我有什麼好說的?
  • 14389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庭教師】【6927】Over the distance

 *****
 
「今天,還真是個平凡的日子啊…」
 
嘆息自隻身走在街上的少年口中傳出。
 
身穿並中制服,擁有一頭柔細卻張揚的淺啡色頭髮少年,正是現任義大利黑手黨中握有大權的彭哥列家族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此刻他與往常一般,在鐘聲一響立即步出了校門,唯一有些不同的,是他的身邊少了老是會拿著炸彈攻擊人,口口聲聲要當他這位黑手黨首領的左右手的獄寺隼人;和身上總有著棒球和球棍,老是黏在獄寺隼人身邊,看起來笑的一臉單純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那樣的山本武兩人。
 
有點寂寞。
 
少了平常總是跟隨在身旁的喧鬧,一個人走在空蕩的街道上,夕陽的餘暉渲染了整片天空,紅豔的陽光自身後射來,將孤身走在前方的影子拉的細長而又單薄。
 
真不習慣哪…曾幾何時,明明是深深的排斥著這個與平常知曉的社會完全不同的現實,卻在時間的陪伴下,對他而言,已變得再平常不過,甚至不能適應那原本應該是他人生的平淡無味。像現在這樣,一個人獨自走在空曠的街道上,明明是以前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但現在竟是這麼的讓人不能忍受。
 
原來…我早已經習慣了身旁有人的陪伴了嗎﹖不管是山本,獄寺,又或者是…
 
耳中突然傳來泡沫的輕響,視線所及之處彷彿在剎那之間轉為淡藍,空氣中隱隱浮現消毒水的氣味,澤田綱吉發現自己彷彿被巨大的水壓壓迫,亟欲不能呼吸,而那個被他小心翼翼珍藏在心中的名字,就如同氣泡般從胸口最深處浮到了唇瓣,化成有聲的文字。
 
六道骸……
 
單單只是念著這個名字,胸口便傳來一陣緊縮般的疼痛,那疼痛彷彿深入骨髓,就像是一朵罌粟紮根在他心口上,讓他無法掙脫也不想掙脫,只因那抹身影太過於耀眼,讓他捨不得放開手,即使是由他自己的鮮血所染上也在所不惜。
 
要說在踏入這紛爭之後,對他而言改變最大的並不是從一個普通的中學生變成黑手黨首領,而是遇見了他。
 
自從他出現之後,原本對於黑手黨這名詞還有著濃濃不真實感的日常生活,被迅速掀起最後一層紗一般的屏障,現實被強迫性的亮在日光之下,而歸去的路途已被荊棘覆蓋,前方只餘下一個方向可前進,再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這麼一來,我還得感謝他幫我下定決心?
 
忍俊不禁,澤田綱吉讓笑聲輕輕曳出唇畔。
 
接著呢?沒有其他選擇之後,往前邁步之後呢?數不清的爭鬥將在我眼前接踵而來,多到將我原先普通的、安逸的、平凡的世界扯得支離破碎,無法拼湊。
 
看著在夕陽餘暉下被染得通紅的熟悉房屋,在他的步伐下緩緩靠近,咬咬唇,沒思考太久,澤田綱吉轉過身,朝著相反的方向邁步。現在他需要的並不是一群人圍繞在一塊的歡樂氣氛,而是一個人的安靜。
 
 
順著路向前走,沒經過太久,他看到了前方不遠處一個小小的公園。
 
鞦韆架獨自在風中晃蕩著,沒有嬉戲笑鬧聲的蹺蹺板僵硬的站立,明明是很溫軟的將近西沉的夕陽紅芒,照耀在空無一人的公園卻格外的冷清。
 
他走了進去。
 
隨意的拉過鞦韆,鎖鏈的交擊伴隨著久未上油的尖銳悲鳴,輕響在他耳際。不在意的坐下,澤田綱吉跌入了自己的思考之中。
 
似乎從霧之守護者的對決之後就再也沒有看過骸的身影了,雖說據克羅姆的說法是他因為消耗了過多的力量而暫時無法出現,但從那之後也過了不短一段時間,但骸卻再也沒有出現過。
 
「你這個騙子!明明老是愛讓人意料不到的,明明老是不按牌理出牌的,明明說過在我想你之前你就會先出現的…」
 
從細微到聲嘶力竭,他在公園裡大喊。
 
回應他的是空無一人的黃昏天色。
 
夕暉將坐在鞦韆上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天邊飛過的鳥兒們像是帶來夜色的使者,發出了短暫而纏綿的鳴叫,寶藍色的夜空在它們的身後從天邊緩緩浸染。
 
公園的泥土地上出現了短短的幾滴水漬,又很快的被泥土吸乾,只留下短短的,不明顯的圓形印痕。
 
澤田綱吉低著頭,夜晚的風比夜色更早了幾分來臨,輕輕地搖曳他蓬鬆細軟的髮絲,太陽帶來的暖意一絲一絲的消失,單薄的衣衫在晚間微風的吹拂下,守護不了任何溫度,只能任由他的身體變得微涼。
 
「該回去了,媽媽會擔心的。」像是在告知的自己,少年微微顫抖的嗓音微弱的從喉間溢出。
 
 
「你確實該回去了呢。」
 
略帶輕浮的笑聲突兀的在澤田綱吉背後響起,還沒來得及回頭,澤田綱吉就感覺到自己被擁進一個溫暖的懷中。屬於那個人的氣味與細長卻充滿力道的雙臂,將他整個人牢牢鎖住。
 
「想我了嗎?」像是金屬質感般的奇特嗓音在他的耳邊輕輕問著,熱氣弄得他的耳朵一陣酥癢,臉紅不受控制的從他的脖頸開始,爬上了耳廓跟臉頰。
 
「才,才沒有!」
 
「喔?可是我剛剛好像有聽到誰罵我是騙子的?」
 
「你怎麼……一定是你聽錯了!」澤田綱吉慌張地說著,雙手緊緊的抓住鞦韆的鍊子,將手指的隙縫捏的發白。
 
「這樣嗎,既然你不想我那我只好走囉。下一次再出來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呢。」話說完,澤田綱吉就感覺到原本緊緊抱住自己的手臂似乎有鬆開的跡象,他連忙抓住了那個人的手,想出聲阻止對方離開,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只能緊咬著下唇,沒有說話。
 
「真是個不誠實的孩子。」感覺到澤田綱吉的猶豫,那人也沒再逼他,只是輕吻了一下他的耳際:「我可是很想念你的喔。」
 
「身體,還好嗎?」努力開口卻只能擠出這樣的話語,澤田綱吉沒有任何一刻比現在更討厭自己的口拙。
 
「當然,為了綱吉一切都沒問題,只是需要再休息一下子呢。綱吉會乖乖等我嗎?」一如往常的音調總是嘻笑著,澤田綱吉卻不免擔心,從來他都是最勉強自己的那一個。
 
心中的想法比他的思考更快的衝口而出:「我會等你!」
 
身後的觸感似乎頓了一下,接著奇特的笑聲又再次響起。澤田綱吉瞬間感覺到自己被更大力的抱住,柔軟的觸感落在他的頸間,卻在下一刻變得銳利而略帶刺痛,他嚇了一跳,卻還沒來的及掙扎就被很快放開。
 
「能看到綱吉為我落淚真是賺到了。」
 
聲音像是在遠去般,慢慢的,慢慢的變小。
 
「今天只能到這邊而已,接下來在記號消失前,也請繼續想著我喔!」
 
來自身後的溫暖如潮水般退去,他頓時覺得若有所失,晚間的涼意迅速席捲上他的身體,天空已被夜色壟罩,星子在不知道何時已佔領了整座天空,一閃一閃的歡笑。
 
澤田綱吉抬頭望向天空,秋季的天空澄澈而深遠,像是最深邃的藍寶石。
 
少女的嗓音在他身後響起。
 
「首領?」
 
如同方才突兀出現的人一般,少女的聲音嚇了澤田綱吉一跳,他急忙回頭,看到的卻是偏著頭的少女,臉上帶著疑惑的神色。而少女在見到他之後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果然是首領啊!是來找骸大人的嗎?骸大人剛剛好像有出來一下子,不過又不見了呢。不過有交代庫洛姆要好好照顧首領的喔!」因為首領是他最喜歡的人,這句話少女很聰明的沒有說出口。
 
「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天真的少女,澤田綱吉訥訥的應了聲,沒有說話。
 
「糟糕,天色都這麼晚了,首領吃過飯了嗎?沒有的話得快點回去吃呢!不吃飯對身體可是會不好的喔!骸大人會擔心的!」少女注意到天色的變化,慌張地把澤田綱吉從鞦韆上拉了起來,往公園外推去:「首領快點回家吃飯吧,庫洛姆也要去找犬跟千種了!」
 
「喔,喔好……」順著少女的意,澤田綱吉在離開公園後往右邊轉,少女則是站在了左轉的位置。
 
「明天見喔首領!」揮舞著手,少女燦爛的笑著。
 
「明天見。」微笑的跟著揮手,澤田綱吉在轉過身之後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提振了一下自己的精神。
 
「好,明天也要努力!」好像,不寂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