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之軌

關於部落格
到後來才發現我們真沒什麼好說的,我說了,你不聽,與我無關;我說了,你聽了,也與我無關,那我有什麼好說的?
  • 135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創革】肢體練習-跑步

 
「......等等!」
 
我試圖忽略腦後傳來的聲音,只將注意力專注在眼前這一件事情上。
 
背向陽光,先是左腳跟離地,慢慢的,由足跟而至足肱,在左腳只有腳尖站立在地面上時,我覺得世界往右偏了一些,於是我視野裡的世界就跟剛剛不同了一些。接著腳尖也跟著離開地面,地上的塵埃隨著我的腳尖提高也揚起了小小的一點。我對世界的影響就如同地上揚起的一點點塵花,微不足道。
 
背後傳來的陽光熱的螫人,我將左腳大腿肌肉向前方拉扯了一吋,於是我的腳就往前方伸展了一吋。我的腳背與地面又分開了一些,塵埃小了下去,卻還沒有平息,被金色陽光照耀的塵埃像是一群金色的蜜蜂,採集著空氣最甜美的部分,於是,我漸漸被採集枯乾。
 
像是最精密的量角器具,以膝蓋作為支點,左小腿往前方舉了幾度,帶動著後腳的右大腿就跟著偏移了幾度。我的身體隨之前傾,而伴隨著沙沙的海浪聲,蓋在海邊富麗堂皇的沙堡柱子,被海浪掏挖塌陷了一支。失去支點的宮殿,緩緩的,隨之頹圯。
 
左跟輕輕的觸到了地面,我的視線由於之前的前傾還落在地面上,於是紅色的人行磚道就在我的眼前延伸開來,沒有盡頭,或者是抬頭便是盡頭。左足肱,足尖,我在移動中雙腳又同時採到了地面。不穩固的地面,馬上又要離開的雙腳,扭曲了向前延伸的紅磚道,我彷彿看到前方路面不再筆直。
 
腳跟與地面發出清脆的敲擊聲,帶動著身體向下的力,微彎的膝蓋給了要往前邁下一步伐的動力,我卻覺得這股力來的這麼微弱,甚至支撐不住我自己的身體一分一秒。腳底下踩的地面軟綿綿的有股不真實感,像是會讓人陷落。但,不能陷落。
 
右腳用力往前一跨,我距離後方就更遙遠了一步,明明知道徒然的邁步對事情沒有任何幫助,我的腳步還是越跨越急。
 
鞋跟輕脆的敲打地面的聲音在空無一人的午後大道上不知為什麼聽起來特別的急促。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等等!這都是誤會!等等我......」
 
聲音漸漸的小了,漸漸的遠去。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偏移的世界,頹圯的沙堡,扭曲的紅磚道上,奔,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