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到後來才發現我們真沒什麼好說的,我說了,你不聽,與我無關;我說了,你聽了,也與我無關,那我有什麼好說的?
  • 21260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TT】【德雷克x斯卡伊】罪惡的天使

*****
 
天色近黃昏,又到了血族蠢蠢欲動的時間。
 
像是聽到夜晚的呼喚一般,斯卡伊從深沉的夢鄉醒來,坐起身來。
 
尚未清醒的藍色眼睛裡還寫著迷濛,此時的斯卡伊看起來天真的像是個孩子。
 
但轉瞬即逝。
 
眼神轉為清明之後,斯卡伊勾起了魅惑的笑容,顛倒眾生的氣質很快地就從他微微揚起的嘴角中散逸,天真的氣息不復存在。
 
坐起身來,他伸展了自己裸露的驅體,柔若無骨的身體在床上向後弓成優美如天鵝頸的弧度,他低低的哼了一聲後,他掀開身上蓋著的薄被站起身。
 
光裸且完美的身體站到了穿衣鏡的前方,雖然仍有著少年般單薄的線條,卻能讓每個看到的人如同發瘋一般只想狠狠地佔有、佔有、佔有。
 
斯卡伊不喜歡穿著衣服睡覺,那會讓他覺得不自在。
 
厚厚的簾幕掩蓋著的窗戶縫隙,透出了微微的橘光,像是將灰暗的簾幕鑲上了金邊,散發著微微的神聖氣息。
 
斯卡伊注意到簾幕,撇了撇嘴。
 
明明就是灰色的,卻裝作好像很聖潔一樣,噁心。
 
像是聯想到什麼,斯卡伊憤怒地將那些念頭甩開。
 
他粗魯的打開衣櫥,櫃門撞擊到牆壁發出巨大的聲響,但他毫不在意,只是逕自地挑起了衣服。
 
「嗯......該選粉紅色的呢看起來才夠淫蕩,還是要選藍色配合髮色呢?不過紫色也不錯會讓人更想剝掉呢。」纖長的手指在衣櫃裡數不清的衣服上輕輕地滑動,絲綢和棉質交互擦過指尖的觸感有種奇特的觸感,像是微微的灼熱。
 
猶豫了一陣子,斯卡伊最後還是選擇了白色的襯衫和貼身的黑色長褲。
 
不為什麼,只是白色在弄髒的時候會讓他更興奮。
 
襯衫只扣了一顆,低腰褲也拉到幾乎要看見跨間的程度,打理好自己之後,斯卡伊拎上了一件黑色的長風衣,優雅地推開房門,順著旋轉的手扶梯來到大廳。
 
本來想轉身直接出門,但另一端餐桌上的德雷克卻叫住了他。
 
「小伊。」
 
面色表情幾番閃動,斯卡伊最後還是走到了餐廳,到了德雷克的身邊。
 
「做什麼。」雖然是疑問的內容,卻絲毫沒有要得到回答的打算,斯卡伊在德雷克的身邊坐下,伸展長腿交疊著雙腳歪斜地坐在他的身邊。
 
注意到斯卡伊又把衣服穿得近乎裸露,德雷克深深地皺起眉頭。
 
「身為艾登提爾家的繼承人,穿成這樣像什麼話。」低沉的嗓音在餐廳中響起,低頻的嗓音幾乎可以震動玻璃,而話中的威嚴與嚴肅一向可以震懾所有他的敵人。
 
但斯卡伊只是慵懶地靠著椅背,一臉不耐煩的表情。
 
「管太多了吧。」
 
發現對方似乎只是要老調重彈的說著一樣的話,斯卡伊掩飾眼底的一絲失望,站起身來打算離開。
 
「站住!」氣急敗壞的德雷克跟著站了起來。
 
帥氣的一個轉身,被拎在背後的風衣下擺優雅的旋轉了半圈,像是黑色的羽翼。
 
「憑什麼?」冷冷地,斯卡伊反問。
 
「......憑我是你的監護人!」沒有更好的話可以接,德雷克頓了一下之後回應。
 
看了德雷克一眼,斯卡伊撇了撇嘴:「我的下半身不勞你監護。放心,我早晨5點前會記得回來,不會讓你的監護失敗的。」
 
踏著貓步,斯卡伊優雅地關上了大門。
 
大門關上的音量不大,但卻像是大鐘一樣重重的敲在德雷克的心上。
 
德雷克挫敗的爬亂了自己的頭髮,桌上精心準備的晚餐,以及自己想好的幾個話題跟提問都像是笑話一樣嘲笑著自己。
 
即使桌上放的是令人食指大動的異國料理,但德雷克的食慾卻像是沙漠中蒸散的水分,轉瞬就消失無蹤。只好揮手讓僕人們把雙人晚餐給撤了下去,德雷克踏著沉重的步乏回到自己的寢室。
 
鬆了鬆自己的領帶,只有在自己的房間裡,德雷克才會放鬆那種過於嚴苛的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像是偏執狂一樣的舉動。
 
他坐在床邊,無法遏止的腦袋裡,想著的每一幕都是斯卡伊。
 
從最一開始小小嬰兒的他,宛若降生的天使一般;到後來天真無邪,會叫著他叔叔的他;到現在這個,顛倒眾生,禍亂一切的他。
 
德雷克的呼吸粗了起來。
 
晚間斯卡伊穿著的白色襯衫,讓他看起來聖潔的宛若天使,但小小的粉色乳尖卻在襯衫裡若隱若現,猶如惡魔的誘惑。
 
回想起那個畫面,德雷克感覺到自己的昂揚幾乎是立刻就甦醒了過來,腫痛著、熱燙著,叫囂著要解放,要插進那個軟熱的洞穴哩,把自己的一切都在裡面釋放。
 
顫巍巍地手解開了自己的褲鍊,分身幾乎是立刻地彈了出來。
 
德雷克罪惡的把自己的手握上,上下搓動著,用著自己最熟悉的動作安撫著自己的分身。
 
但同時他也情難自己的想著,現在的斯卡伊,身上那件白色的襯衫是不是已經被他所不認識的男人給剝下,那粉嫩的乳尖現在正叼在誰的口中,斯卡伊又是怎麼發出宛若貓咪的性感叫聲。
 
下身的反應更大了一些,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女人已經完全沒辦法勾起德雷克的反應。只有在想到斯卡伊的時候,分身才會宛若甦醒的巨龍一般,狂吼著要求罪惡的快感。
 
套弄著自己的分身,德雷克想著現在不知道是誰壓在斯卡伊的身上,是一個?又或是許多個人正在享受著那柔韌而美麗的身體,他一邊憤怒,卻一邊又悲慘的發現自己居然會因為那種景象而興奮。
 
『德雷克......』
 
幻想著自己的手是斯卡伊白嫩纖長的食指,聽著他嬌嫩的嗓音的叫喚著自己,德雷克終於在罪惡感中達到高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