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到後來才發現我們真沒什麼好說的,我說了,你不聽,與我無關;我說了,你聽了,也與我無關,那我有什麼好說的?
  • 21260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TT】【雪萊生賀】Best Song Ever

  早晨的天空一如往常的是寶藍色的樣貌,由於天色較偏昏暗,為了體貼沒有夜行視力的同學,學院的路燈24小時都是開著的,遠遠望去,圓形的路燈發散出朦朧的微光,就像是妝點在藍天鵝絨上的珍珠,反射著溫潤的光彩。
  由於收發室在操場的另一端平常很少經過,因此雪萊穿梭在不熟悉的小道上,看了幾個路牌試圖循著箭頭前往,但雪萊沒有注意到,自己在移動中已經慢慢偏移了原定的方向。
  前方的路越來越窄,不知不覺,已經是需要撥開樹叢才能順利在樹叢內移動的等級了。
  「哈哈這路也太難走了那個路標怎麼會往這裡指啊該不會是給小精靈走的路徑吧哈哈哈所以我太大了過不來是正常的嗎?」還沒發現是自己走錯路,雪萊一面疑惑一面奮力的在樹叢裡鑽著。
  一個不留神,他被樹枝絆倒。
  「痛痛痛!」
  雖說被絆倒,但好險雪萊反應很快,及時用手掌跟膝蓋撐住了自己,避免了臉直接跟大地親密接觸。
  揉了揉撞到的手腳,雪萊坐在地上,觀察了一下四周。
  「啊勒?」他突然發現他忘了剛剛自己是從哪個方向來的,而且四面八方的樹長得對他來說也完全相同,沒有任何線索可以分辨自己到底該往哪裡去。
  「啊哈哈這下子糟糕了啊哈哈不然先回頭好吧。」習慣性地抓著臉頰上的疤痕,雪萊拍拍腳上的塵土站了起來,四處觀察繞了繞之後,憑直覺選了一個比較像是他剛剛走過來的地方前進。
  「嘛總之走著走著應該就會有辦法的啦!」不像是迷路,反而像是郊遊一樣,雪萊愉快的在樹叢裡探索著。
  走著走著,前方突然傳來奇特的聲音,仔細聽起來好像是有兩個人在爭執一樣,雪萊決定向前靠近看看。
  靠近之後,雪萊清楚的聽到一男一女對話的聲音,還有很多奇特的背景音,像是爆炸又像是撞擊。
  「你給我過來!」
  「ULI才不要喔。」
  聽見熟悉的嗓音和稱呼傳來,雪萊往聲音的方向走了過去,打算打聲招呼和問路。
  「欸欸欸是ULI嗎嗨ULI……」
  撥開前方遮掩的樹叢,雪萊看到ULI站在樹上蓄勢待發的樣子,正舉起手打算打招呼時,不知從何而來的斷裂樹枝被勁風包裹著,瞬間凶狠的從雪萊的臉頰旁邊擦過。
  臉頰上傳來一股刺痛的感覺,雪萊下意識摸了一下,沒有流血。
  「嗚啊啊好危險喔你們在幹什麼!」
  雪萊這時才遲鈍的慘叫出聲,終於針鋒相對的兩人都被音量干擾而注意到他。
  「啊是雪萊,暫停暫停。」輕巧的從樹上跳下,ULI往雪萊的方向走了過來。
  「什麼暫停啊!哪有這種事,我們可是有下賭注的喔!」雖然這麼說著,但另一個人也放下了手上抱著的龐大巨樹,樹落到地板時雪萊甚至可以感受到整座森林跳了一下,男孩咚咚咚的跑到雪萊的眼前。
  稍微打量了一下男孩,藍髮跟略帶黑眼圈的臉,看起來有點性格不好,但是卻有種親切感,會讓人很想親近。但最引人注目的果然還是男孩頭上那對宛若羊的藍色雙角。藍色的雙角從男孩的黑髮間伸出,上頭細密的美麗紋路讓角像是精細的雕刻品一樣,但是右邊的角卻不是完整地,而是斷裂的樣貌,讓人想到米洛的維納斯。
  就是因為缺少雙臂,所以才會怵目驚心的美麗。
  「雪萊你怎麼在這啊?」ULI發現雪萊有點發呆,在他的眼前揮了下手。
  「啊喔我在找收發室啊我有包裹寄來了正打算去拿的說!」回過神,雪萊急忙回答ULI的問題。
  「什麼嘛!那你完~全走反了喔!」雖然口氣聽起來有點糟糕的感覺,但是滿臉笑容的黑髮男孩讓人完全討厭不起來。
  「哈哈哈這樣的嗎難怪路這麼難走謝謝你提醒我啊對了我是雪萊斯勒那你呢!」抓了抓臉上的疤,雪萊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伸出手去打算跟對方握手。
  「你好啊!我是庫亞!」庫亞本來也很開心的想握手,但手伸到一半卻像是想起什麼,自己又縮了回去。雪萊見狀也把手縮了回去,大概是對方不太喜歡握手吧,雪萊心想。
  「沒辦法嘛,因為雪萊是路痴嘛,那要ULI帶你過去嗎?」ULI提議。
  「欸欸欸不用了吧你們在忙吧這樣不太適合吧!」看著剛剛還殺氣騰騰的兩人,雪萊覺得自己好像走到了什麼不該出現的相愛相殺的場合。
  「確實架是還沒打完,不然這樣,ULI指個方向給你吧~」ULI比了比收發室的方向:「往那邊走15分鐘就可以了喔,走直線而已雪萊不會迷路的吧?」
  「嗯嗯應該沒有問題喔謝謝ULI跟庫亞那我就先走不打擾你們囉掰掰!」雪萊笑著,揮手向兩人告別,就往ULI指的方向走去。
  走沒多遠,背後又傳來轟然倒塌的聲音。
  「嗚,直接把樹拔起來可是犯規的,ULI不允許!」
  「哪有這種事,你還不是砍倒了好幾棵樹!」
  「可惡,ULI很想看庫亞的裸體圍裙的說……」
  「沒這種事,輸的人才要穿吧!」
  兩人對話的聲音漸漸地遠去,雪萊則是順著ULI指的方向前進。但走著走著,為了避開擋在路正中央的幾棵樹,雪萊不小心又偏移了方向。
  不知不覺已過15分鐘,但森林還沒有止盡。
  「晚上好,要糖果嗎?」
  頭上方的樹枝突然傳來說話的聲音,雪萊抬頭,是一個嬌小的紫髮男孩。一紫一黃的異色瞳像是貓眼一般,明晃晃的直盯著人看,像是愛麗絲裡的微笑貓。
  「就是在叫你,要糖果嗎?」看到雪萊疑惑的目光,男孩又重複了一次。
  猶豫了一下,雪萊覺得跟小男孩拿糖果大約是不太適當的事情:「糖果嗎不用了謝謝你喔我並沒有特別喜歡糖果呢所以糖果你還是自己留著吃吧!」
  「這樣啊。」男孩收起了自己原本伸出的上頭放著糖果的手,眼睛裡閃了一下奇特的光芒。
  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又走超過15分鐘,大約是方向有點偏掉,剛好可以問一下眼前的男孩:「對了不好意思請問你知道收發室的方向怎麼走嗎?」
  「不喜歡糖果,那就是往那邊走喔。」少年比了一下方向,頭上奇特的鈕扣髮夾閃了一下。
  「欸欸欸那邊嗎好我知道了謝謝你對了你怎麼稱呼……?」順著少年比的方向看去,確認了之後雪萊回過頭打算跟少年道謝,卻發現原本蹲在樹枝上少年的人影已經消失。
  「我叫唯,不客氣,嘻嘻!」少年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忽遠忽近的,像是林間的鬼影。
  「嗚啊有點恐怖呢學校裡果真是什麼人都有呢不過大家都是好人!」雪萊愉快地繼續前進,沒注意到身後的樹梢慢慢地又浮現出人影。
  「他真是太好騙了,怎麼說什麼他就信啊,真好玩!你說對吧小U!」唯嘻嘻的笑著,站在樹枝上對著自己肩膀上的貓說著,貓咪也撒嬌的蹭了蹭唯的頸項,接著下一瞬間一人一貓又消失了蹤影。
  雪萊在林子裡繼續穿梭,感覺這次走的方向好像也有些奇特,不知不覺,水聲在前方響起。
  在一個拐彎後,波光嶙峋的湖面在雪萊眼前完全展開,潮濕的氣味傳到他的鼻腔,是很熟悉的氣味。
  「欸欸欸怎麼回事完全走反了走到千禾湖來了啊!」長時間在湖邊打獵的雪萊一眼就認出了湖的樣子跟味道,稍微回憶一下腦子裡的地圖,收發室是在操場的另一邊,根本是千禾湖的對面啊。
  「真糟糕啊這下子可是越走越遠了啊。」抓了抓頭,雪萊有點無奈的看了一下四周。
  湖邊相當寧靜,可能因為是一般上課的時間,平常偶爾會在湖邊出沒的幾位同學都不見蹤影。
  「雖然說來到湖邊是很不錯但是因為早上是被亞撒丟出來的所以釣竿什麼的都沒帶到耶也不能釣魚那走來這裡該怎麼辦啊哈哈離收發室越來越遠了啊好糟糕啊哈哈哈。」
  感覺有點走累了,雪萊乾脆盤腿在湖邊坐下。
  「咕嚕-」
  肚子不甘寂寞的也叫了起來,一早就被丟出寢室,沒帶錢包又沒吃早飯的走了一大圈路,雪萊感覺到現在自己飢腸轆轆的可以吃下一頭牛,不,兩頭。
  東張西望著,雪萊試圖找到可以暫時果腹的東西。
  「沒有釣竿沒有魚線沒有網子果然沒有工具還是不行嗎啊啊啊真是太可惜了我的修練還不夠啊啊啊!」鬼叫著奇怪的話。
  沒有其他事可以做,雪萊乾脆的躺下,天空看起來比早上紅了一點,大約是中午了吧,雪萊微微的瞇起眼睛,眼前彷彿傳來以前曾經看見的燦爛日光。
  一個陰影從上方出現在雪萊的面前。
  「雪萊……躺在這裡做什麼?」
  『雪萊,快起來囉!不要睡懶覺囉!』
  眼前的人影重疊著燦爛艷陽的陰影,一瞬間雪萊迷茫了起來。
  「雪萊,雪萊?」
  回過神來,眼前帶著眼鏡的綠髮女孩的臉正顛倒著看著他,臉上染滿困惑,右臉一縷紅色的挑染髮絲垂到他的眼前,幾乎要碰到他的鼻子。
  「啊原來是雪莉啊你怎麼在這啊哈哈?」躺在地上,雪萊對著上方的雪莉打了著招呼。
  「……翹課了,你呢?」
  「啊哈哈我迷路了的說我本來要去收發室可是走著走著就到這裡了。」
  「收發室……」不是在反方向嗎。
  「啊哈哈哈哈!」好像瞭解雪莉沒說出來的疑惑,雪萊不好意思的笑笑,抓著自己臉上的疤痕。
  「咕嚕-」肚子又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聲音大到兩人聽得一清二楚。
  「雪萊餓了嗎?」雪莉問,讓出位置來讓雪萊坐了起來。
  「沒辦法呢一早沒帶鑰匙跟錢包就出門了本來想說領個東西就要回宿舍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越走越遠了啊哈哈。」一整個早上都在森林裡鑽來鑽去,身上弄得都是樹葉跟草屑,看起來有點狼狽,但雪萊沒有發現,還是像平常一樣開心的笑著。
  「這個,先給你。」一顆鮮紅的蘋果出現在雪莉手上:「別擔心,是普通的。」學校裡有太多喜歡在食物裡加料的同學,所以現在只要是看到顏色亮麗的食物,大部分的人都會提高警覺。
  「嗯嗯嗯太感謝你了雪莉那我就不客氣了喔我要開動了!!」大口咬下,清脆的斷裂聲跟充滿水分的果肉在嘴裡化開的沙沙聲讓雪萊幸福的瞇起眼睛:「太好了好像活過來了一樣蘋果怎麼可以這麼好吃!」
  三兩下就把蘋果吃光,覺得肚子裡緩解的飢餓感好像消除了一點,雪萊振作起精神,正打算站起身來,一隻小小的手卻遞到了他的前方。
  雪萊疑惑的看著雪莉伸過來的手。
  「收發室……帶你去。」小小聲的,雪莉回答。
  雪萊的眼睛亮了起來。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感謝雪莉喔喔喔我正在想要是又迷路在森林裡的話沒東西吃的話該怎麼辦呢哈哈哈!!!」把手伸給雪莉,稍微借了一點力,雪萊從草地上站起。
  「那……走吧。」
  兩人一前一後的朝著收發室走去。
  有雪莉帶著穿過森林,沒過多久,在下一次撥開樹叢時,嬌小的建築就在兩人的面前現身。
  「……到了。」指著建築物上掛著的小小木牌,上頭用模糊的字跡寫著『收發室』。
  「喔喔喔真的耶謝謝雪莉喔!!!」握住雪莉的手上下甩動,雪萊相當開心。
  「不用客氣……那我先走了。」輕輕地掙脫開雪萊過分熱情的手,雪莉淡淡的點頭,轉身離開。
  小跳步地進到收發室的雪萊,不一會兒的就抱著一個大箱子出來。
  「嗚喔喔喔喔好重喔這是什麼東西啊好多啊!!!!」
  走沒幾步路,雪萊就發現,這箱子憑自己一個人大概是抱不回宿舍的,明明大小大約等同於兩箱飲料而已,但卻重的不可思議,好像裡面藏了一個人一樣。
  如果是平常的他大概多花點力氣就可以自己搬回去,但現在的他才走小小的一段距離手就開始發抖,感覺自己肚子裡的能量被快速的消耗,飢餓感又隱隱浮出。
  雪萊果斷的直接在路邊把箱子放下,搬到一半要是又餓到走不動反而會更麻煩。
  「這下子可糟糕啦該怎麼辦才好勒總不能一直坐在這裡吧。」坐在路邊稍微高起的小石階上,抓了抓頭,雪萊有點無聊的乾脆把箱子拆開來看。
  撕開箱子包覆的膠帶,一打開箱子,雪萊就看到大堆物品的最上方放著一封信。
  手腳麻利的沿著摺線拆開,雪萊一眼就看到開頭熟悉的可愛字體跟『笨蛋雪』的稱呼,笑著想起了妹妹烏特嘟著嘴的可愛臉龐。
  絮絮叨叨的家常對話寫滿了整張信紙,雪萊帶著想念慢慢地讀完了整封信。
  大吐了一口氣,雪萊把信紙折好,塞進自己的襯衫口袋,信封則是隨意地扔回箱子裡。
  「好啦現在該怎麼辦呢?」雙手抵住膝蓋撐著頭,雪萊思考著。
  後方傳來一聲弱弱的貓叫。
  雪萊快速的回過頭,發現是後方草地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綠髮的男孩,男孩正坐在草地上抱著一隻貓咪逗弄著,好像發現了雪萊的目光,男孩面無表情地轉過來。
  「同學你好啊!」主動揮了揮手,雪萊眼睛盯著男孩膝蓋上的貓咪不放。
  「你、好。」綠髮男孩點了點頭,臉上的紫色水滴符號相當引人注目。
  「是貓咪耶好可愛喔可以借我抱嗎?」超喜歡小動物的雪萊馬上就把目標打到貓咪的身上。
  「可、以但牠有、點兇、要小心……」
  站起來主動把貓抱過來,男孩在雪萊的旁邊坐下,一邊逗著貓咪分散牠的注意力,一邊把牠放在雪萊的膝蓋上,貓咪沒有發現自己躺著的床換了個大腿,還是愉快的啃著綠髮男孩的手。
  知道貓咪很兇雪萊就沒有主動把手伸到貓咪前方,只是滿眼愛心的看著小貓在他的大腿上打滾抓著男孩的手指玩。
  「你人真好耶對了我是雪萊斯勒你怎麼稱呼啊?」看貓看得心滿意足之後,雪萊終於想起來要打招呼。
  「……瑟西。」指著自己。
  「瑟西嗎你好啊請多指教啊!」主動拉過瑟西的一隻手握住,雪萊燦爛的笑著。
  「請多……指教。」生澀的學著雪萊的動作,瑟西把另一隻手也伸過來握住雪萊的手。
  貓咪注意到自己可以玩的手消失了,滿眼困惑的跳下雪萊的膝蓋,卻發現了新的玩具,對著紙箱,貓咪開始磨起指甲。
  「嗚啊啊小貓咪那個不行啊!」雪萊慘叫著想抱開貓咪,結果手一伸過去就被貓爪抓了一把,血珠瞬間滲了出來。
  「不、行。」抱起正在肆意搗亂的貓,瑟西看了雪萊的手:「沒、事吧?」
  「嗯嗯沒事的喔小傷而已舔舔就好了。」雪萊不在意的揮了揮手。
  瑟西也注意到剛剛貓咪磨爪的箱子,指著箱子問:「你、的?」
  「對啊對啊是我妹妹寄來的本來想抱回房間結果它有點重所以想說放著休息一下哈哈。」
  「很、虛弱?」瑟西不覺得那個看起來沒多大的箱子會有多重,所以面前這個男孩居然會抱不動箱子讓他有點訝異。
  「很虛弱你是說我嗎不是啦我只是因為肚子有點餓所以有點沒力氣而已啦哈哈。」抓著臉上的疤,雪萊傻笑著。因為沒吃飯所以沒力氣什麼的感覺好像有點丟臉啊哈哈。
  瑟西面無表情猶豫了一下,怕麻煩跟想幫忙的意願在小小的交戰著。
  「幫、忙搬吧。」終究還是決定幫忙,瑟西放下了貓。
  貓一溜煙地跳回樹林裡就不見貓影,雪萊依依不捨地看著,沒注意到瑟西主動搬起了箱子。
  「欸欸欸不好吧太不好意思了吧這樣太麻煩你了啦!」
  「沒、關係。」既然要幫忙就幫到底。「去、哪?」
  雪萊把箱子拿了過來,從箱子裡挑了幾個有些份量的袋子放到瑟西手上:「瑟西幫我拿這些就可以了啦都給你搬太不好意思了。」
  眨眨眼睛,瑟西抓著手上的袋子,點了點頭。
  兩人一前一後的往宿舍走。
  路上雪萊問了很多問題,而瑟西雖然面無表情,但感覺起來也很愉快的樣子,簡短的回答著。
  宿舍很快就到了,雪萊看宿舍就在前方,連忙快手快腳地把箱子放下接過瑟西手上的東西。
  「今天謝謝你喔瑟西要是沒有你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笑著拍拍瑟西的肩膀。
  「不會、很高興、認識你。」瑟西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先走了、掰掰。」
  「掰掰喔!」
  拿著箱子搖搖晃晃地走進宿舍,雪萊試著敲了幾下門,又把耳朵貼在門上,果不其然的發現裡面一點聲音都沒有。亞撒應該是也出門了,轉了轉門鎖,果然是鎖上的。
  「咕嚕-」肚子再次地響了起來,雪萊姿勢很難看的蹲在房間門口,箱子隨意地擺在道路上,抱著頭,雪萊苦思著自己現在到底應該要去哪。
  背後突然傳來奇怪的聲音,還有一聲慘叫,本來是面對房門蹲著的雪萊連忙轉頭。
  是一個紅髮的青年用奇怪的姿勢躺在地上,兩隻腳還翹在雪萊的箱子上,看樣子應該是絆到箱子跌倒了。
  「欸欸欸你在做什麼!」雪萊緊張地把來人扶起。
  摔得七葷八素的紅髮青年有著特殊的髮型,單邊的頭髮梳上去,用造型奇特的髮飾固定著,露出光潔的左半臉。被雪萊扶起,紅髮青年坐在地板上,頭還腫起了好大一個包,過了好一回兒才眼睛才恢復焦距。
  「沒事吧?」雪萊擔心的望著。
  「這是哪裡……我是誰?」一開口,紅髮青年就說出這麼一句話。
  「欸欸欸不會吧你不記得自己是誰了嗎該不會是失憶了吧天啊糟糕怎麼回事啊我以為撞到頭就是一是連續劇才有的劇情!!!」驚慌的,雪萊的話像是連珠炮一樣不停地彈出。
  「我……我不知道……你講話太快了好大聲……」摀住臉,青年畏縮的試圖往後移一些,離雪萊遠一點。
  「欸欸欸這樣嗎抱歉。」發現對方好像很害怕他,雪萊只好閉上嘴,眼睛卻咕溜的轉著:「要去保健室嗎?」小小聲地問。
  「不用……」小小聲的,紅髮青年回話,稍微把摀住臉的手指張開,露出一條縫來看著雪萊:「應該等等就好……」總覺得印象中好像很常發生這件事,應該不用去保健室吧?
  「喔喔這樣嗎。」雪萊抓抓頭,雖然自己覺得失憶好像滿嚴重的不過對方說沒關係應該就是沒關係吧。
  「咕嚕-」肚子再次地響了起來,雪萊渾身無力,乾脆直接躺在走廊地板上。
  叫得太大聲的肚子,讓紅髮青年又抖了一下,緊張地摀住臉東張西望的確認聲音的來處,這才看到已經躺到地板上的雪萊。
  「請問……你怎麼了……」朝雪萊靠近了幾步,紅髮青年膽怯的問著。
  「好餓……」感覺連講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聽到雪萊的話,青年憑著印象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果然從裡面掏出一塊被壓得有點扁掉的甜麵包。
  「不介意的話……」把甜麵包遞給雪萊。
  「欸欸欸是要給我的嗎謝謝我太開心了!!!」毫不客氣地接過來撕開袋口,雪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三兩下,一個麵包就乾淨溜溜。
  「唔啊好像活過來了一樣啊謝謝同學你啊!」滿足的嘆口氣,雖然麵包不大,但是澱粉類的很容易帶來飽足感,感覺好像有力氣可以走到食堂了。
  「不……客氣。」紅髮青年有點不好意思地玩著自己的手指:「杰西。」指著自己。
  看了一下青年的動作,雪萊稍微愣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你叫杰西嗎你想起來自己的名字了嗎?」訝異的問。
  杰西點點頭:「很常……忘記,但一下就好……」
  雪萊抓了抓頭:「這樣嗎那就好啊這樣感覺也是種才能耶哈哈一下子忘記一下子想起來對了杰西你好我叫雪萊斯勒叫我雪萊就好!」
  「你好。」杰西點點頭,拍拍膝蓋站了起來:「先走……掰掰。」想起來剛剛自己趕著要去哪。
  「喔喔掰掰!」雪萊揮手,目送了杰西離開。
  「嗯現在該去哪呢門鎖著這箱東西抱著也不太方便啊……」雪萊一邊碎碎念著,一邊隨手翻著箱子裡的東西。
  抱枕套、指甲油、明信片、信紙、日記本、奇怪的小說,一堆零零散散的東西被雪萊扔的整個走廊都是。突然,一張黑膠唱片吸引了他的注意。
  「對了!」把所有東西一股腦兒的丟回箱子當中,雪萊抱起箱子,朝著某個方向愉快的跑走。
 
  「叩叩叩-」
  「是哪位啊?」漿果聽到宿舍的房門被人敲響,於是打開了門,發現一枚雪萊傻笑著站在她的門口,手上還抱著一個大箱子。
  「雪萊?怎麼了?」神色有點緊張。
  「啊哈哈我來麻煩漿果了喔。」把早上一連串的遭遇詳細的告訴漿果。
  「哇,好慘喔。」漿果微微地笑,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所以呢?」
  「所以啊我想到之前有說過要唱歌劇給你聽然後要給你添麻煩所以我就來這邊了!」雪萊笑著說:「所以漿果可以讓我把箱子放到你房間給你添麻煩然後等我拿到房間鑰匙再讓我回來拿嗎作為交換我可以用你的唱片機放歌劇給你聽喔因為烏特寄了歌劇魅影的黑膠唱片給我喔!」
  喜歡音樂的漿果聽到有唱片,加上雪萊跑來麻煩她讓她覺得滿愉快的,於是點了點頭:「好吧那讓你進來。」
  進門的雪萊東張西望著:「沒看到艾露呢。」
  「艾露諾出去了,不到半夜不會回來的喔。」穿上圍裙,漿果刻意小心地打開冰箱,用著雪萊無法看到冰箱內容的角度,確認著裡面的食材:「炒飯之類的可以嗎?」
  「欸欸欸什麼?」雪萊看著漿果。
  「不是一直都沒吃什麼嗎,現在都下午了,做個簡單的東西給你吃吧,不過因為沒什麼食材了,只有蛋炒飯之類的喔。」漿果拿出幾顆蛋,看著雪萊,嗯,大約做個三人份吧。
  「真的嗎那太感謝了我正在想沒錢包沒辦法去食堂吃飯呢哈哈哈!」雪萊開心地在沙發上坐下,拆開了唱片:「漿果我可以用唱片機嗎?」
  「可以喔~」遠遠的聲音從廚房裡傳來。
  愉快的,雪萊把唱片裝好,唱針放上了唱盤。
  宛若天籟的女聲在漿果的房間響起,雪萊想起自己小時候第一次跟烏特看這個電影的時候還哭了,為了那個被關在地下室一輩子,最後在歌劇院地下室孤獨地死去的魅影。
  當初他跟烏特每天在家裡撥同樣的唱片,直到唱片上被唱針刮出一條條深深的溝槽,無法再發出聲音才作罷。
依著熟悉的記憶,雪萊開口唱著。
  「Think of me,think of me, fondly
   想想我 深情地想著我
   When we've said goodbye
   當我們已互道再會
   Remember me once in a while
   記著我 偶爾也好
   Please promise me you'll try
   答應我 你會試著去做」
  清亮的少年歌聲意外地適合這首歌,雪萊忘我地唱著,回憶如潮水一般席捲而上,回到他還很小的時候,曾經有人會把他抱在膝蓋上稱讚他,會有溫柔的手摸著他。
  眼眶深處有些熱辣,雪萊的嗓音卻沒有因此變得沙啞,依舊是澄澈而透明。
  「Flower fade and fruit of summer fade
   花會凋謝 夏日的果實會枯萎
   They have the season so do we
   四季更迭 我們也一樣
   But please promise me that sometimes
   但請答應我
   You will think of me!
   你偶爾會想想我」
  端著一大盤炒飯從廚房走出,漿果意外的看著雪萊。
  「真沒想到雪萊連歌劇都會唱啊。」
  「欸欸欸沒有啦只是因為喜歡所以有多唱過幾次啦。」被稱讚有點不好意思,雪萊抓抓自己的臉頰,看著被端上來的炒飯,眼睛裡露出飢餓。
  「吃吧吃吧。」把餐具遞給雪萊。
  「耶那我就不客氣的開動囉!」開懷地大吃著,熱騰騰的食物落到胃中是種救贖,撫慰了飢腸轆轆的胃。
  漿果在一旁繼續聽著唱片,黑膠唱片的音質不知為何地就是比現今流行的CD來的優美而渾厚,聽起來是種無上的享受。
  很快的,一大盤食物都消失在雪萊的胃裡。
  「嗚啊活過來了謝謝漿果!」
  「不客氣喔。」收拾碗筷,漿果笑笑地,盯著雪萊不放。
  感覺到房間的氣氛好像有點不太對,雪萊試探著站起身:「那那那我先走了把唱片留在這裡可以嗎?」
  「慢走~」漿果送雪萊到房間外面,接著把門關上。
  「呼,好險喔。」小聲地漿果說著,偷偷望了一眼自己的冰箱。
 
  吃飽了之後,愉快的離開宿舍的雪萊,稍微思考了一下現在該去哪。
  「嗯嗯嗯沒有帶課本跟工具所以也沒辦法去上課跟釣魚那麼現在該去哪好呢?」
  回想著學校裡還沒去過的地方,雪萊突然想起來最神秘的那個地方自己還沒有去過!
  「就是圖書館的A書區!」站在路上,雪萊大叫著自己地發現。
  「喂,你剛剛說到A書吧?」
  雪萊朝著聲音處望去,是一個臉上貼著OK蹦,一頭綠色長髮凌亂垂至腳邊,耳朵出乎常人的下垂的少女。
  「看什麼看午餐沒吃嗎,我就是在跟你說話沒錯。」少女朝著雪萊走了過來,身高幾乎跟雪萊差不多高:「你剛剛提到了A書吧。」
  「嗯嗯對我有說A書但我剛剛才吃飽?」有點疑惑的看著少女。
  「啊?你是笨蛋嗎?算了,總之我剛好也要去A書區,就讓你帶路吧。」少女露出了大發慈悲的表情,雙手抱胸看著雪萊。
  「欸欸欸要一起去嗎是可以啦。」雪萊抓了抓頭,這少女還真不怕生:「那同學怎麼稱呼啊我叫雪萊斯勒可以叫我雪萊就好囉!」
  「嘖,不知道男人只要夠粗夠長就好話不用多的嗎?」有點不滿的,少女咋舌:「我是特拉諾特.瑟夏,記住我的大名吧!」
  「好的特拉諾特那我們走吧!」去過一次的圖書館的門口就在前方不遠處,雪萊愉快地領著特拉諾特,一同前往圖書館。
  一進到圖書館裡面,雪萊就看到櫃台掛著大大的樓層示意圖,上面寫著圖書館一共10層樓,然後9樓10樓全都是A書區還有包廂。甚至圖書館當中的4台電梯,有一台是專門直達9樓跟10樓的。
  一到9樓,特拉諾特就快速地對雪萊揮揮手跑掉。
  雪萊觀察了一下四周:「真沒想到A書區還滿容易找的啊哈哈早知道上次就直接進來了。」想到上次自己跟捷只是停在圖書館門口就離開,雪萊就覺得有點可惜。
  稍微看了書目,確認一下自己想要找的資料放在哪一區,雪萊像是作賊心虛一樣鬼鬼祟祟的在圖書館裡移動。
  快速的挑了幾本書,雪萊就偷偷摸摸的躲到個人包廂當中,仔細地閱讀起書上的資訊。
  「嗚啊啊原來是這樣的嗎所以要這樣才能……」注意到自己的音量好像有點大,雪萊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不自覺地放輕音量,滿臉脹紅的看著書上的資訊。
  不知不覺,時間緩緩的流逝。
  雪萊突然聽到包廂外有人在敲門。
  慌張的把剛剛自己看的書藏在坐墊底下,深呼吸了兩口氣,雪萊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之後,把門拉開。
  「雪萊萊~」
  「克拉拉怎麼在這!」打開門看到是克拉倫斯,雪萊心虛的嚇到毛都快豎起來了。
  「哈哈我就不能在這嗎~」雪萊萊看起來好像很害羞的樣子。
  「沒沒沒沒有啊你來我很歡迎但是你怎麼找到我的!」手足無措,視線一直亂飄。
  「感覺好可疑的樣子喔你在做壞事對不對~」克拉倫斯笑著,故意不回答雪萊的問題。
  「沒沒沒沒有啦!」藏不住心事,雪萊滿臉通紅,視線忍不住一直飄到自己藏東西的地方去。
  「好像藏著什麼,那我來翻翻看~」看到雪萊的反應克拉倫斯就想往包廂裡面走。
  雪萊見狀連忙攔腰把克拉倫斯整個抱起,扛到包廂外面,反鎖上了包廂的門。放下克拉倫斯之後雪萊脹紅著臉看著他:「克拉拉找我有事嗎?」
  一手攤平一手握拳擊了一下掌,克拉倫斯恍然大悟的說:「對了對了差點忘記,來找雪萊萊有正事的喔!」
  居然真的是有事來找他!雪萊疑惑的等著克拉倫斯的下文。
  「嗯,不能先說出來喔,雪萊萊總之跟我走吧~」簽起雪萊的手,克拉倫斯拉著他往食堂走去。
  「什麼事情這麼神祕啊不能告訴我喔。」一邊開心的被牽著,雪萊一邊好奇的打聽到底是什麼事情,但只能從克拉倫斯口中得到『這是秘密喔~』的回答。
  食堂很近,沒幾步路就到了。
  站在食堂門口,克拉倫斯從口袋裡抽出一條黑色的布,逕自的綁在雪萊的眼睛上。布有點長,材質也相當的厚,雪萊不只眼睛被蓋住,連鼻子都被檔住,能聞到的氣味頓時只剩下手帕上的味道。
  「欸欸這樣我看不見克拉拉了啦!」雪萊本來想掙扎,但是被克拉倫斯故意的摸了耳朵擠下之後就安份的不敢亂動,只有耳根隱隱的發紅。
  「就是故意要讓你看不見的喔!」笑笑地拉著看不見的雪萊,小心翼翼避開了臺階,兩人走進食堂。
  「好了在這等一下喔~」放開了雪萊的手,克拉倫斯把他一個人放在黑暗當中。
  稍微安分地等了一下,不一會兒,雪萊就發現周遭好像一直有小聲的移動聲或是放低的腳步聲,感覺自己好像是站在人潮的中央,但偏偏什麼都看不到,讓雪萊相當的不安。
  「克拉拉你人呢我可以把布拆下來了嗎?」
  沒有人回答他,但雪萊感覺到他說話的瞬間好像有低低的笑聲圍繞在他的四周,聽起來相當熟悉應該是他的熟人,但一時間雪萊就是想不起來是誰的聲音。
  偏頭想了一下,雪萊決定把布拆了下來。
 
  解開纏著雙眼的布以後,雪萊發現周遭還是一片漆黑。
  有點困惑的摸索著自己的臉,確認布已經拿掉了以後,雪萊東張西望著,試圖尋找光源。
  周遭並不是完全的黑暗,而是有隱隱的藍光,從窗戶外面透進來,但是太過微弱,只能看到四周模模糊糊的輪廓,正在奇妙地扭動著。
  突然,燈從遠處接二連三朝他的亮了起來。
  在黑暗中過久的眼睛,受到光線的刺激瞇了起來,下一瞬間,爆響聲的在雪萊的周遭響起,眨了數次眼睛,雪萊終於能夠睜開眼睛。
  眼裡映入的是漫天飛舞著五彩繽紛的禮花碎紙,在潔白的燈光下愉悅的燦爛的飛舞著,像是一隻隻歡欣雀躍的精靈,在仲夏夜之夢裡沉醉的舞動。
  紙花緩緩的飄落,站在雪萊的正前方的是,拿著拉炮一臉睡意的亞撒。
  「生日快樂,雪萊斯勒‧康塔德。」
  食堂裡,所有朋友都在。
  波雷米、克拉倫斯、漿果、絡晨、艾露諾、梨野、雪莉、颯琉、灸條燁、ULI、捷、椿、艾維斯、可亞吉、維托、暮晞、優、奧緹亞、迪璐薇希、伊凡、言、維諾蒂亞,還有今天遇到的庫亞、唯、瑟西、特拉諾特、杰西,人手一個拉炮愉快地看著雪萊。
  拉炮聲第二次響起,五彩的碎花這次總算是找準了目標,淋了雪萊每頭滿臉。
  「「「雪萊,18歲生日快樂!」」」異口同聲地說出祝福,同時一個大大的果凍蛋糕被漿果和艾露諾從人群後方推出來。
  半透明的蛋糕是七彩繽紛的顏色,上頭有著奶油寫出的可愛字體:生日快樂,字的旁邊插了18根蠟燭,燭火明晃晃的映著,有人把食堂的燈又關掉了,雪萊在黑暗中看著燭光搖曳,覺得眼睛有點熱了起來。
  五花八門的生日快樂歌從眾人的口中唱出,聽得出來大家很努力,但是很少在過生日的血族果然不習慣這樣的場合,還有人忍不住笑場了幾次,千辛萬苦才把歌唱完。
  「許個願吧。」亞撒把蛋糕刀遞到雪萊手中。
  沒有絲毫猶豫,雪萊瞬間就說出了願望:「希望我認識的大家永遠都快快樂樂的!」
  一口吹熄了所有蠟燭,燈打開之後雪萊燦爛的笑著撲過去抱住了大家。
  「今天果然是最棒的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